也可以看到跳智利国舞——昆卡舞的服饰艳丽的印第安青年男女。

  在拉丁美洲,一提起印第安人,人们会首先想到玻利维亚、秘鲁和墨西哥等
国,因为那里的印第安人很多,印第安人与白种人的混血儿也多。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和秘鲁首都利马,大街上随处可见矮矮胖胖、脸色有点黑的印第安人,
但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大街上,我却只见过一次印第安人,另外每年在智利总统举行国庆阅兵式之前的一个仪式上,也可以看到跳智利国舞——昆卡舞的服饰艳丽的印第安青年男女。

 

图片 1

 

  智利人口中主要是白人,约占全国1400万人口中的90%以上,印第安人为少数民族,人数在百万以下。几千年来生息繁衍在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如今怎样生活?他们的生活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蒙着神秘面纱、生活在智利南部偏远地区的马普切人有何奇风异俗?

 

  智利南方的冬天常常下雨。一天清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的雨还没有停,凉
气袭人。我们驱车从特木科这座别致的小城向郊外驶去。

 

  汽车在泥泞的乡村公路上蜿蜒爬行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小村庄。不知什
么时候,雨已经停了。这是一个只有5户人家的村庄,十几个马普切人倾“村”而出欢迎我们。

 

图片 2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马普切人。啊!好熟悉的脸庞:面色黝黑,颧骨隆起,宽
额头,眼睛不大而微微下陷,很像我国的蒙古族人。难怪有一派考古学家认为,美洲印第安人的祖先是亚洲的蒙古人,他们最初沿着北方冰冻的土地渡过白令海峡到达美洲,并在这里定居繁衍起来,成为美洲大陆最早的居民。

 

  村里有七八所非常简陋的茅草棚屋,好像我国北方两面坡的看瓜棚。一户人家的男主人把我引进一间茅舍,四壁无窗,黑咕隆咚的,借着低矮的木栅栏门洞射进来的光线,能看到几张木板床。屋子中央,由三根木棍支成的三脚架吊着黑色的铁锅,底下燃着木炭,据说这火堆昼夜不熄。他们用这铁锅烧饭,用木碗盛
饭,主食多为土豆和玉米。他们用油灯照明,饮用河水,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当地缺医少药,巫医盛行。所谓“西方文明”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痕迹,智利报刊称
马普切人是当前智利社会中“极端贫困的阶层”。

 

  马普切是智利印第安人的一个部族,早在500多年前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他们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智利现有60多万马普切人,绝大部分生活在南部山区,讲马普切语,也能讲官方语言西班牙语,但多数是文盲。

 

  马普切人骁勇善战,富于反抗精神,不甘外族蹂躏,历史上有不少有关的传说。16世纪,西班牙殖民主义者入侵智利,贪婪地寻找黄金。马普切人在智利南部的比奥比奥河一带,同侵略者浴血奋战,挡住敌人南下,胜利地保卫了自己的
家园。

 

  一夫多妻制至今在马普切人中盛行。有钱的男人可以娶好几个老婆。在定婚时,男方要送女方“彩礼”,送不起“彩礼”,就别想娶走新娘。“彩礼”的轻
重根据女方家里的经济地位而定。富家女子的“彩礼”要一牛一马,普通家庭的
女子只要一头牛或一匹马。牛马羊的多少还是马普切人衡量贫富的依据。女孩子多的人家格外受人羡慕,因为出嫁时可以换来牛马。因此,马普切人对新婚夫妇
的最好祝愿是“早生贵女”。马普切妇女生了孩子,不是躺在家里休产假,而是
抱起初生的婴儿,跳到河里或水塘里去洗澡。马普切人认为这样可保母子平安长
寿,驱散晦气,带来好运。

 

  马普切人现仍实行酋长制。智利约有2000多个马普切村,若干村设一酋长。
酋长由当地有一定经济地位、德高望重的人担任,负责排解纠纷,主持公益事业

 

  马普切人能歌善舞。我们访问结束时,热情的马普切人给我们表演舞蹈。其中一户人家男主人吹起竹笙,他的妻子敲着手鼓,一个身披黑布、扮演雄鹰的男孩则闻声起舞,舞姿壮美。据说马普切人最爱跳鹰舞,这不禁使我联想到,马普切人强悍的性格,不正像那翱翔在绵延南美大陆的安第斯山上的雄鹰一样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