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黄章晋也发布了一篇文章《我杀死了邓飞》

原标题:简评《我杀死了邓飞》

今天黄章晋也发布了一篇文章《我杀死了邓飞》,有读者问我的看法,我认为:

那是黄章晋的个人权利,他们有故交,虽然不可避免增加了我的麻烦,但我也很理解,并一直尊重黄章晋,他是个正直体面的人。虽然我不认同这篇文章。

1、因为和邓飞有故交,所以黄章晋当时主动第一时间转发,女生很感动,她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心理支持。现在黄章晋表达自己的困惑,也让女生很懵。

2、但是,本文深情款款回顾了一些邓飞热泪盈眶的私人往事,和我们谈论的女生被性侵的主题毫无关系。关注此事的读者,大可忽略这一段他们的往事。

3、为何可以忽略?因为黄章晋没有讲任何他眼中的邓飞如何对待女性,不管是只言片语,还是所闻所见,任何可以反证的例子都无。只是讲邓飞送了他礼物,不想他离开凤凰云云,这关乎私人情感,而和女生文章的性侵指控没有任何关系。而文章从来没有把邓飞描述成一个六亲不认、十恶不赦的人,文章只针对性侵,所以请聚焦。

4、那篇文章很好的描述出,邓飞是一个尊重黄章晋的人,但所有的描述,都完全无法让邓飞成为一个尊重女性的人。

5、黄章晋认为,如果是新闻媒体,应该做到对邓飞一方的核实。但是黄章晋是知名人士,并非新闻媒体,谁都知道,黄章晋如果去问,邓飞不会承认。在这种情况下,黄章晋选择了发布这篇文章,而非询问故交。事实上,他也知道,这就是一个相信谁的问题。

6、如今,黄章晋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我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但我还是发了这篇文章。

7、但当时为什么要发,仅仅是因为,如他所说,天然地支持弱者吗?

还是因为这篇文章所呈现的细节、甚至整体的自剖,具有非常强大的说服力,以至于他都觉得窒息?

还是因为凭黄章晋和女生极其有限的交集,就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而这份值得信赖、文章的说服力与对弱者的同情的叠加,最终战胜了他和邓飞的故交情谊,让他觉得非如此不可?

8、我当然也可以追忆和这个朋友的结交经历,为何有大量的事实,来促使我相信这个朋友,但这无疑会在某种程度上暴露朋友的个人经历。这么个环境下,朋友不知得承受多大压力,所以就先做个简短回应,该说的时候,会继续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