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要地区的老百姓建造庙宇。

图片 1  听说悉尼的华人洪圣宫被省政府列为文物保护的庙宇之一,我从CBD区驾车前往,不到十分钟便来到这里。

  这座洪圣宫有别于我参观过的其它庙宇,其内部装饰和供品都带有浓重的地方民间色彩,庙宇正中,端坐着洪圣公。据说,洪圣是唐朝的重臣,名叫洪熙。因他通晓天文地理,又常常帮助当地渔民百姓,在他死后,广东高要地区的老百姓建造庙宇,一千多年来,供奉他为神灵。

  第二次鸦片战争失败后,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对外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赔款赔地条约。一八五六年,英法联军进攻广东省,地方政府向老百姓加重征收苛捐杂税,以偿还入侵者的债务,使当地人民的生活深陷困境。

  十九世纪中叶,大批劳工远渡重洋,到海外谋生。悉尼的洪圣宫就是当年广东高要地区老百姓过埠来澳洲“卖猪仔”的劳工捐款兴建的。虽然这座庙宇已经在风雨中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但从它的结构和油漆色彩,绝对看不出已过百年。它不但是广东高要人的精神寄托和保护神,也是早期中国人移民澳洲的文物见证。

  在悉尼数不清的华人社团组织中,有一个经常见报的“要明洪福堂同乡会”,它成立于十九世纪末,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会员多达三万人。这是澳华历史上成立最早,存在最久,会员人数最多的华人社团之一。

  高要是广东传统的蔬菜种植地,高要人在悉尼种植蔬菜也有百多年的历史。不过,在过去的很多年里,尤其是在“白澳”政策的年代,高要人种植的蔬菜在悉尼菜市场所占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那时,悉尼大部分的菜园由欧洲移民打理。

  因工作关系,我曾到访过两个退休老菜农的家,他们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随父母从意大利来到澳洲种菜的。一家菜园的主人居住在两层漂亮的洋房里,老两口过着田园式美好的生活──远处种的是果树,请人打理,仅仅是为点缀环境;近处有一小片菜地,自己伺弄,仅仅是为一辈子的嗜好,儿孙一代再也没有人和泥土打交道。另一家只有一位老年寡妇独居,她将大部分菜园租给别人耕种。她说自己喜欢农村的生活环境,不愿意卖地搬到城里和儿孙们同住。

  随着欧洲移民后代文化水平的提高,随着他们在蔬菜市场上的萎缩,高要人逐渐掌控了悉尼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菜园,百八之八十的蔬菜市场。

  近年来,大约有五万高要人移民澳洲,由于语言及技能和资金的关系,很多人租种别人的土地,菜农们凭借勤奋和原有的经验,除种植西人喜欢的蔬菜外还从高要大量引进新的蔬菜品种,现在的“华人蔬菜”比十几年前我刚来悉尼时种类丰富许多。

  除洪圣宫外,在悉尼飞机场附近有一块高要人辛勤打理了一百多年的菜园,尽管近些年来这个地区的地价骤升,尽管周围高楼大厦林立,尽管这块菜地与周围城市环境格格不入,省政府仍然将此菜地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以使全悉尼市民铭记高要人对悉尼蔬菜市场的巨大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