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文化老城则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之北的弗利蒙街(Fremont St.)

  舞台正中出现一只硕大的蓝色孔雀。一队蓝衣小伙和一队三点式女郎拥着蓝色孔雀且歌且舞。孔雀开屏,成为这场“真人秀”的高潮。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孔雀扇形的尾翎上,每一根翎梢都粘着一张扑克牌!

  耗资巨大的“声光秀”

  “秀”(show),这舶来之词,如今常见于中国报刊。“作秀”,已经成为讽刺故作表演之态的流行词。我来到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方知“秀”的多种多样。看“秀”,已经成为领略拉斯维加斯文化不可或缺的途径。

  拉斯维加斯有老城与新城之分。一座座豪华的大型旅馆,集中在新城拉斯维加斯大道(Las Vegas Blvd)两侧。老城则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之北的弗利蒙街(Fremont St.)。我下榻老城的“幸运女神”(Lady Luck)宾馆。老城是个热闹非凡的地方。离旅馆只有百米之遥,便是弗利蒙街。这里是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发源地,拉斯维加斯的第一条街道、第一栋高楼、第一座电影院……许许多多“第一”,都在这里。

  晚上七时多,我和妻来到弗利蒙街,打算找家饭店吃晚饭。很有意思,在弗利蒙街几乎没有专门的饭店。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尽是彩灯闪烁的大赌场,诸如“弗利蒙”(Fremont)、“金块”(Golden Nugget)、“金钉”(Gold Spike)、“四皇后”(Four Queens)、“费茨杰罗”(Fitzgeralds)、“马蹄”(Binion’s Horseshoe)等等。饭店通常设在赌场里面。这样做有两种作用:一是你进饭店时必定要从赌场经过,以勾起你的“赌念”;二是饭店与赌场紧紧相连,便于赌客们赌了吃,吃了赌。

威尼斯文化 1

  从“弗利蒙”赌场门口的广告上,见到龙虾加猪排的套餐,十美元一份,我和妻正准备进去。就在这时,突然街上的灯全部关了,变成一片漆黑。我以为赌城大约遭到了恐怖袭击而突然停电。正在惊疑之际,忽然头顶上出现一片蓝天,飘浮着白云。云间出现一群飞鹰,从弗利蒙街的那一头,迅雷般掠过我的头顶,飞向弗利蒙街的另一头。在鹰群疾飞之后,蓝天化为绿茵,百花盛开,美女且歌且舞,四周的扩音器发出一阵阵节奏强烈的摇滚音乐,更加增强了震撼人心的效果……

  美国朋友告诉我,这是拉斯维加斯的“秀”——弗利蒙街“有声有色”的“声光秀”。

  弗利蒙街是拉斯维加斯老城中的老街。随着拉斯维加斯新城的崛起,大批游客涌向那里,老城面临如何出新以吸引游客。这“声光秀”,便是弗利蒙街吸引游客的新招。

  在世界上,恐怕也就只有美国赌城那样用大手笔出奇招。这“声光秀”工程,耗资高达七千万美元!“声光秀”工程是一项高科技工程,主要难点不在于声,而在于瞬息万变的光。他们居然在弗利蒙街整个街道上空,覆盖了硕大的穹形天棚。在天棚上总共安装了210万个霓虹灯泡。如此众多、色彩不同的霓虹灯泡,在电脑的调配之下,可以组合制造出65000多种不同的变化,以达到令人眼花缭乱的视觉效果。

  当夜幕笼罩拉斯维加斯,“声光秀”每逢整点开始表演,每次大约六分钟,每场的内容各不相同。电脑设计的璀璨画面和立体声音乐,把声、光融为一体。每场六分钟的“声光秀”,耗电约五十四万瓦。这样每小时一场的“声光秀”,一直持续到阳光甫露,这才止息。

  我第一次被“声光秀”的突然光临而震慑,是在晚上八时整。知道“声光秀”整点上演之后,我在弗利蒙街吃过晚饭之后,又在晚十时、十一时两度观摩了“声光秀”,每一场的风格都不相同。我用数码相机记录了“声光秀”的精彩画面。

  翌日,我路过弗利蒙街时,举目仰望那穹形天棚,看上去就像极其普通的灰白色塑料顶棚,无声也无光。其实,拉斯维加斯本身就是如此,只有入夜,这才神采飞扬。

  飘飘欲仙的“水秀”

  “声光秀”只是拉斯维加斯五光十色的“秀”中之一。“秀”,已经成为拉斯维加斯特殊的文化象征。

  对于拉斯维加斯来说,夜晚才是这座城市充满活力的时刻,也是充满魅力的时刻。各种各样的“秀”,在夜幕之下登场。

  在拉斯维加斯新城中心,在宽阔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之侧,有一个清澈的小湖。夜里,平静似镜的湖面,倒映着姹紫嫣红的霓虹之光,倒映着“巴黎巴黎”宾馆那艾菲尔铁塔高而瘦的身影。这小湖,也成了“秀”的舞台。倚着湖边白色的栏杆,我欣赏了小湖里的“水秀”。这“水秀”跟“声光秀”一样,在夜间也是一小时一场,整点开始。

  随着悠扬的音乐声起,“水秀”表演开始。我见到从湖面之下,升起一大排黑色的“莲蓬头”。从“莲蓬头”里射出细而急的密集水柱,在湖面形成一道长长的雪白的水帘。灯光从侧面照射,清楚勾勒出水帘的轮廓。“莲蓬头”开始旋转,水帘也就不断变化着形状。仿佛一群穿着白衣、白裙的仙女,在水面上翩翩起舞。“水秀”壮观而多变,成为拉斯维加斯新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扮演恺撒的“机器人秀”

  在小湖之侧,是著名的恺撒皇宫饭店。这是一座建于一九六六年的富丽堂皇的大饭店,集商场、赌场、饭馆、旅馆于一身。这里,随处可见罗马雕塑,令人仿佛回到了恺撒大帝时代。

  恺撒皇宫饭店地处拉斯维加斯新城的中心,加上饭店里有一条与众不同的商店街,所以人气很旺。即便如此,恺撒皇宫饭店仍以别具一格的“秀”,吸引了游客。

  我来到恺撒皇宫饭店商店街的入口处广场。这是一个室内广场,据告“秀”就在这里表演。然而,这里矗立着一组罗马雕塑,雕塑四周则是喷泉。我正纳闷,广场上有那么多雕塑和喷泉,哪有演员的表演空间?

  突然间,随着一声巨响,喷泉间烟雾腾腾。等到烟雾散去,那一座座罗马雕塑已经不翼而飞!原来,那些雕塑安装在可以升降的底座上。此刻,为了给“秀”腾出空间,都“钻”到广场下的地下室里去了。

  又随着一声巨响,烟雾又起,一座恺撒大帝坐像徐徐升起。忽然间,那恺撒大帝“塑像”动了起来,开口讲话。紧接着,一男一女两座塑像缓缓升起,侍立于恺撒大帝左右。那男的全身披挂,显得非常威武。那女的虽说是身材婀娜,面目俊俏,却也手持利剑。这两座“塑像”同样也动了起来,开口说话。那男的,是恺撒大帝的儿子,那女的,则是恺撒大帝的女儿。

  恺撒大帝的儿子和女儿,都希望自己成为帝位的继承人。于是,这对俊男靓女在恺撒大帝面前动起了刀枪……

  恺撒大帝怒不可遏,口中吐出愤怒的火焰。

  恺撒大帝的儿女,这才结束了骨肉之间的干戈。

  巨响又起,烟雾再度弥漫。待烟消云散,恺撒大帝和他的儿女不见了,出现在我面前的依然是一座座罗马雕塑和喷泉。

  这场“秀”的特殊,在于恺撒大帝和他的儿子、女儿,都是由机器人扮演。正因为这样,他们的身材都比真人要高大得多。这样的“机器人秀”,在拉斯维加斯只此一家。

  比比皆是的“真人秀”

  “真人秀”在拉斯维加斯则比比皆是,几乎各大赌场每晚都要上演“真人秀”。

  我观赏了拉斯维加斯的一场“真人秀”。首先出场的是一位红鼻子的小丑,他穿梭于观众之间。他的手中拿着一大串“项链”,不时扔给观众。我的妻子居然也得到小丑所赠的一根绿色“项链”。我细细一看,那“项链”是用一颗颗方形绿色塑料串成,而每一颗方形绿色塑料其实就是一颗骰子而已!

  小丑插科打诨之后,正式表演开始。这时,空中出现巨大的飞艇,由吊车吊着,从观众头顶缓缓驶过。飞艇上,坐着十九世纪打扮的豪绅贵妇。

  飞艇刚过,吊车吊着气球徐徐而来。气球之下的吊篮里,同样坐着十九世纪打扮的男男女女。

  直到这时,舞台正中出现一只硕大的蓝色孔雀。一队蓝衣小伙和一队三点式女郎拥着蓝色孔雀且歌且舞。孔雀开屏,成为这场“真人秀”的高潮。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那孔雀扇形的尾翎上,每一根翎梢都粘着一张扑克牌!

  拉斯维加斯的“真人秀”舞台,曾经会聚众多美国歌舞明星,这里也是名震西方的歌王——“猫王”最初走红之处。当然,这里的“真人秀”良莠不一,脱衣舞女们也借“真人秀”“露”一手。

  最具人气的“白老虎秀”

  最具人气的拉斯维加斯的“秀”,是金殿酒店的“白老虎秀”。那里拥有一群稀世珍宝——白老虎。在十多年前我来到拉斯维加斯,就慕名前去观看了白老虎。

  罗伊·豪恩是拉斯维加斯白老虎驯兽师,他拥有六十三只白老虎和白狮子。他和白老虎相依相伴四十年。他亲手接生了一只又一只小白老虎。他曾说:“我的白老虎的幼崽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听到的第一个声音,触到的第一个物体,看到的第一个人类的面孔,是我!对于他们而言,我是一只奇怪的用两条腿走路的老虎!”

  在罗伊·豪恩的指挥下,“白老虎秀”精彩纷呈。尽管门票高达每人一百美元,但是仍场场爆满。罗伊·豪恩在拉斯维加斯演出五千七百多场,赚取了几千万美元。

  二○○三年十月三日晚上,一千五百多名观众正在聚精会神观看罗伊·豪恩的驯虎表演,一场意外突然发生:一只名叫“蒙地柯”的白老虎咬住了罗伊·豪恩的颈部,顿时鲜血淋漓,染红了舞台。在观众的一片惊叫声中,白老虎叼着罗伊·豪恩,拖到舞台后面!

  罗伊·豪恩被送往医院急救。他在如此危急的时刻,仍吩咐助手说:“不要惩处‘蒙地柯’!”那只闯祸的白老虎“蒙地柯”那时七岁,从六个月起就跟罗伊·豪恩朝夕相处。

  罗伊·豪恩因脑血管破裂而从此受到重创。闻名遐迩的“白老虎秀”因此停演。这一回,我在拉斯维加斯,只见到“白老虎秀”的巨幅广告,而没有见到“白老虎秀”的演出。

  沙漠深处的拉斯维加斯,虽然处处是赌场,但是形形色色的“秀”还是给这座赌城带来了一点健康的娱乐和文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