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荣誉甚至在通往斯里兰卡中部地区的森林途中发现象群的踪迹。

  一群大象迈着稳健从容的步伐缓缓而至,厚实的象足踏在干裂的土地上。象群的首领带着家族中的母象,沿着它们年复一年走过的道路前行。首次迁移的幼象在成年大象的护卫下显得格外兴奋,它们尽情摇摆着大鼻子,扇着大耳朵。

  坐在山中隐秘的木棚阳台,或站在敞篷吉普的后车厢内观赏斯里兰卡象群迁移的游客们经历了一次神奇之旅,亲身感受与象群同行的新奇。

  如果幸运的话,你将会于一年中某个时候在国家公园、收养所、马路两旁一睹这些庞然大物的风采,甚至在通往斯里兰卡中部地区的森林途中发现象群的踪迹

  在斯里兰卡,大象遍布全国各地。大象的图腾自古以来一直深深地根植于斯里兰卡的本土文化,至今仍能在软饮盒或五金器皿上发现它们的身影。

  在古老的阿努拉德普拉(Anuradhapura)舍利塔下排列着一些石雕象群,这充分显示出,大象在两千年前便已深受斯里兰卡人的尊崇。

  古人记载于棕榈叶上的手稿列举了治疗患病动物的各种药物,这使人们对大象又多了些了解。据这些手稿记载,若捣碎大蒜,并将其与酥油、芝麻油、牛奶和糖搅拌在一起饲养大象,每日再加以悉心照料,必能使象宝宝茁壮成长,并有助于其改善脾气和增强力量。

  距离Sigiriya和Polonnaruwa古城不远处的Minneriya国家公园是观赏野生大象的绝佳之处。每到年中或九十月份雨季过后,水位便会降低,大片的绿草地就会显露出来,此时两三百头大象便会前往Minneriya,在绿草茵茵的湖畔寻找水源和嫩草。

  斯里兰卡到底游荡着多少只大象呢?据估计,野象大概有2500~3000只,另外,还有300只大象在为人们工作或被驯养。

  斯里兰卡大象是大象家族中较为独特的分支,它们不如非洲大象庞大,耳朵尤为娇小。斯里兰卡大象成年后,耳朵、脸和鼻子周围的皮肤还会逐步显露出一块与众不同的粉红色斑。多数母象,甚至许多公象都不长象牙。

  大象极为聪明,而且十分友善。少数母象经常群居在一起,领头的大象可能是幼象的祖母。族群中的母象总是关怀备至地围绕在小象身边,随时警惕周围的危险。当幼象长大后,它们会被逐出象群,加入公象队伍或独自生活。在母象发情时,公象的头领将与母象群结伴为伍,共同繁衍后代。

  在Cultural
Triangle建造的首家豪华酒店,由于处在观赏大象和其他野生动物的绝佳地境,所以命名为Elephant
Corridor。仅有20间隐蔽小屋的Elephant
Corridor酒店涂上了赭色、芥末色和锈色,与周遍环境浑然天成。朴质的抛光木地板,厚厚的石头墙面,加之具有艺术性的声响设备使每套房间显得既简朴又华丽,而豪华的浴室装修则会令你身心舒畅,透过淋浴上清澈的玻璃板将外界美景尽收眼底。

  为了一睹大象的风采,并与之近距离接触,一些游客前往距离Colombo约3小时路程的品纳维拉大象孤儿院(Pinnawela
Elephant Orphanage)。这所全球首家大象孤儿院是由野生动物局(Department of
Wildlife)于1972年修建的,专门照料失去双亲的幼象。

  掉入深坑集团荣誉或陷阱、脱离象群,尤其是身受重伤或身患疾病的幼象均能够被孤儿院收养并得到悉心照料。目前,在这个景色怡人的避难所里生存着70多头大象。

  品纳维拉孤儿院的大象已经习惯于人类的照顾以及与其他驯养过的大象共同生活,它们不再具备野地生存的能力。当饲养在品纳维拉大象孤儿院的幼象成年后,将接受工作训练如帮助人们搬运木材等。

  而最为幸运的大象,则是那些长有迷人牙齿的公象,他们可能有幸参加康提城佛牙节(Perahera)一年一度的盛会游行。届时,每头大象的鼻子、身体,甚至耳朵都会装饰一新,象颈上还会挂上悦耳的铃铛。最受尊崇的大象将引领游行队伍,背上驼着装有佛牙舍利的银色匣子,在众人的簇拥下迤逦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