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文化维也纳绿树成阴。

  在奥地利每过一天,忧虑就多一分。感触太多,无从下笔。回到家,将带回来的半箱资料铺了一地,我有一千多张图片,我有一万多句话,可是到底该用什么样的体裁,什么样的语气,传达给读者什么样的情感呢?是留恋、冷静、向往,还是流着口水的羡慕?究竟什么才能够完全表达我的感受,才能还原一个游客眼中的奥地利?

  维也纳没有给我预想的惊喜 但是我们笑了一路

  多年以前不知道从哪里看了篇文章说,维也纳绿树成阴,多瑙河上每日必演奏《蓝色多瑙河》。于是臆想中,认定维也纳每一个空气分子里都流淌着音符和浪漫的东西。

威尼斯文化 1

  然而,它竟然没有想象的那份娇媚,而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充满了雕塑、教堂、鸽子和绿草如茵——几千年间,不断的战争、联姻到今天欧洲一体化,欧洲城市大致如此。对一个蜻蜓点水的旅游者来说,维也纳并不是最典型的那一个。论建筑的经典,比不过布拉格;论皇宫的辉煌,比不过凡尔赛;论多瑙河两岸的美景,比不过这条大河穿过布达佩斯的媚态……初来乍到,我怎么有些失望?

  维也纳是音乐之都,拜见各个音乐家的塑像是每个游客的功课。我们决定自己去位于城堡花园的莫扎特雕像,却迷了路。一位胖胖的老绅士经过,便逮住他问路。只听朋友对老绅士“呵呵哈哈”说了半天,我听懂了一个词“Beethoven”(贝多芬),老头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我赶紧说不是贝多芬是“Schubert”(舒伯特),老头更加迷茫,我意识到自己满嘴跑火车了,赶紧又说也不是舒伯特,是莫扎特,“Mozart”!老绅士终于明白,但一下子怒发冲冠,拂袖而去。我们心里一百八十个奇怪,怎么突然生气了呢,我们的态度可是毕恭毕敬呢。

  踌躇地往前走来到一座小桥边,咦,这位老先生站在那里正看着我们。我以为他等着为我们指路,没想到他还在怒气冲天,教训了我们一大通儿,我只听懂他不知是用德语还是英语在喊“No
Beethoven!No Sc-hubert Mozart
Mozart”我们赶紧连连道歉,他这才非常愤懑地告诉我们过桥即是,随即气哼哼地走了。目送着他远去的背景,我们相视大笑。原来他是在气我们连自己要找哪一位名人都不知道,居然还问路,简直是对音乐家的大不敬,对维也纳的大不敬!

  来到莫扎特的雕像前,四周葱绿宁静,远处有喷泉哗哗的喷水声,也有小孩子的嬉闹声。那一整天,我们一提起这件事就不禁失笑,笑我们没有做好功课,更佩服这位老人的执著。从他的身上,日耳曼人的一丝不苟,一板一眼可见一斑。

  在萨尔斯堡和因斯布鲁克 终于捉到了奥地利迷人的眼神

  从维也纳一路沿着汹涌的多瑙河来到萨尔斯堡,突然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与这个城市击掌言欢——一种感觉甚至是味道,原来这里是《音乐之声》的诞生地!虽然奥地利人不太认可这部美国人的电影,但是它无疑成了萨尔斯堡最好的风光宣传片。

  今天的萨尔斯堡市建于696年,St.
Rupert作为传教士来到萨尔斯堡并建造了修道院。后来萨尔斯堡发展成为独立的教会和政府,被视为北方的罗马。大主教拥有精神和世俗的权力,建立了今日风景如画的萨尔斯堡。萨尔斯堡是离音乐最近的天堂,它是莫扎特的出生地。今天萨尔斯堡是许多节日、歌剧和戏剧演出的中心,并在十佳外国城市排行榜上位居第六!

  我们每一个人都喜欢萨尔斯堡,这个依山跨河而建的城市,它比维也纳更平易近人,也更有性格。城市不大,但每一个角落都能留住你的目光。

  我能安于阿尔卑斯山下小城安静的日子吗——走过奥地利两个最著名的旅游城市维也纳和萨尔斯堡,来到因斯布鲁克时,我这样问自己。依然是那深远的历史、典故,依然是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和教堂,举办过两届冬奥会的因斯布鲁克却异常宁静。因斯布鲁克过去是德国、意大利贸易的必经之路,也是奥地利从西到东的枢纽。

  900多年前,意大利商人历尽千辛万苦登上阿尔卑斯山眺望,如果能够看到一个金顶屋在远处闪闪发光他们就会欢呼雀跃:奥地利到了!如今金屋顶依然闪亮,今天的因斯布鲁克依然在阿尔卑斯山下伫立宛若一位安静的仕女。生活在这里不是“过”着,而是“流淌”着,从婴儿到耄耋老人,因斯布鲁克人好像就这样慢悠悠、笑着过了一生。

  如果奥地利是你欧洲的一站,除了维也纳一定要选择有萨尔斯堡或者因斯布鲁克的路线,否则,你将错过两次悄然心跳的感觉,错过真正的奥地利。

  奥地利三个华彩片断

  以音乐做血液

  只有亲临奥地利,才能感受到音乐和这个国家的关系。音乐是奥地利的空气,每个奥地利人的血管里都汩汩地流淌着古典音乐的旋律。从来到维也纳的第一天开始,我们“路过”了一个又一个免费露天音乐会。即使是看大屏幕上放映音乐会的录像,人们也穿戴整齐,非常专注。还有他们脚下三四岁的孩子,坐得稳稳当当愣愣地听着。同行的朋友感慨道:从小就这么听能没有艺术细胞嘛!

  参观度假

  我们赶上了欧洲的暑假,整个奥地利都在休假。而我们就苦哈哈参观别人如何休假。

  早起后去莫扎特的姥姥家——沃尔伏干湖畔一个非常美丽的小村庄。湖面晨雾氤氲,四周青山若隐若现,湖畔绿树、鲜花环绕中的农家,像精致的工艺品。倘徉村中,恍入仙境,拍下的照片,哪怕一张既臭且老的脸庞,也骤添神韵、陡增风采。

  匆匆从悠闲度假的欧洲游客身边走,心里暗下决心:下次我就是来度假了!

  威尼斯文化墓园是通往天国的花园

  欧洲遍地都是教堂。教堂那虔诚的味道,那透过彩色玻璃射进来的光柱,那金碧辉煌的神像,那尖耸直逼天际的屋顶,让我好几次走进教堂,眼睛竟然潮湿了。

  在欧洲,墓地的概念与我们截然不同。他们把墓地当作通往天国的花园,墓地繁花似锦,充满了幸福的味道,每一块墓碑都精心地设计过,有的已经在那里上百年了,墓碑上一个一个十字架将逝去的人导向美好的天国乐土。

  虽然此趟只走奥地利,但是作为欧盟成员国之一,奥地利可以折射出许多欧洲国家的共性。为了更多旅游者的欧洲之行更加美满,在此袒露自己的得失经验,算是个前车之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