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中心因为天涯的高手都在午夜十分出现在聊天室。

  澳洲城市

  你有没有常常和三两个好友或五六个彼此喜欢的人在一个聊天室随随便便谈得心意舒展呢。
  记得从前上网的时候,也是在天涯,我神色诡秘地对家人说我要在半夜上网,因为天涯的高手都在午夜十分出现在聊天室。想想都是陈年往事了。而那时快活而舒展的心情似大夏天靠着古红的雕栏吃了块白兰瓜。
  我想说的是,在布里斯班你会有这样的感叹:若得五六知己于这个城市,住这里,此生可休矣。
  大抵是因为它太寂寞了罢。大抵是因为它纯净得近拙罢。大抵是因为它碧的就好似碧透了,旧红绛紫的就好似乍洗,丝丝还冒着清气,绿的是绿得厚重,是上海人家秘密花园桃花心木窗旁的天鹅丝绒。咖啡店,服装店,汽车店都静悄悄的没有人。街上也无人,走在商业区里就好似是一座寂寞的空城。来来往往的车子心思淡泊,什么都敛得住似的,十分只做了四五分。沿路的居民区是一幢一幢的小楼,不似国内别墅的招摇,却隐忍快活得肆意,每一株草都是呼吸顺畅的,长着鞭毛似的,在清风里不是飘动而是游动。房子大多一层或两层,还有些寒素样的不漆不刷不招不惹。门前的车库旁通常有着厚绿的树,树上结着硕大鲜丽的花朵,花影打在窗檐上,另人心折的轮廓,那样子的轮廓,就是用来画用来描的,那样的简洁又是不忍让爱的人心里太过痴迷。
  天空蓝得大大的。左一处右一处干净的林园。房屋都是静谧。
  若是能得知己同在这个城市,愿意在黄昏时分叩访,以慰长夜。

  剪羊毛表演

  后来我们去农场了。
  入农场的小桥下有着一池的睡莲。
  睡莲清清泠泠的。很多风的样子,一样的寂寞,好似从没谈过恋爱。
  穿过几间木屋,就是一家BBQ的餐馆。餐馆简单而不简陋。
  沙拉、牛排,或鱼排。面条。
  我最喜欢吃面条。
  去取牛排的厨房的窗口与餐厅之间用铁的百叶窗隔着。当里面戴白色高帽的厨师发送完了牛排,他就迅速把百叶窗放下去。餐厅没了厨房映过来的明亮。有些让人若有所思。
  大部分的同行都不爱吃牛排。我估计也和他们不大惯用刀叉有一定原因罢。
  总之大批新鲜的牛排被倒掉了,我想老外看了也许会有点心疼的。
      
  没想到吃过饭,左边的一扇墙竟然可以拉起来,而墙的那面就是剪羊毛表演的舞台。
  表演还没开始。我到院子里溜达。正看着沿窗的一溜有几只羊被圈在栏杆里。大角的,小角的,没角的,白头的,黑头的品种不一。
  有一只羊特别奇怪。它的鼻子白白宽宽的,它特别喜欢把下颌搁在栏杆上。
  它就那羊把下巴搁在栏杆上,然后专注地望着我。似临花照水美人支颈的样子。
  娇憨啊。忍不住多拍拍它的头。它镇静自若地继续放它地下巴。见惯春风秋月的样子。
  后来表演开始的时候,两个澳洲的帅哥演说着。那英语有些快,我听不懂。
  大体知道他说,请乔治入席的时候,从门外蹦蹦哒哒地跑进来一只威风八面的大羊。到了上舞台的楼梯前,竟然还要把脖子扭上几扭,以示亮相。然后“蹭”地一下蹦上去,到了该它表演的相应位置,立刻开始埋头大吃――有只装满米米的碗碗拴在它面前的杠杠上。
  后来帅哥说让TOM入场的时候,我看到那只白白宽宽鼻梁的羊摇摇摆摆地进来了。
  我觉得它的每个动作都似浸透了儒雅与斯文样的。气质里有着曾是十里洋场中的从容与厌倦。它到了它的位置,自然也是吃那米米。速度中却有着一份慵懒。吃过米米后,它如先前在栏杆里一样,把下颌搁在面前的杠杠上,静静候着,再不转头。
  接下来拖出了一只羊,做剪羊毛表演,我基本没大看,自从我看到那人失手剪破了羊身子,血流了出来。

  农场上的动物

  接下来到农场里去看狗圈羊。牧羊人说ONE,TWO,THREE,呵呵,说到THREE,狗就窜出去了。笑翻。
  基本不大喜欢这样的游戏。狗咬羊,羊怀恨在心,就趁乱使劲挤狗。挤得狗忍不住叫唤,连我都怕狗被狭窄的栏圈里千堆万堆的羊给压死了。可怜的狗终于侥幸逃脱,对那只故意挤它的羊更是愤愤不平,那报复看起来就太明显了,它变着花样去小心地咬挤它的那只羊的羊腿。那只羊乱躲,羊群于是乱做一团。狗则洋洋自得,看上去有些小人得志。
  接下来去给小羊羔喂奶,我几乎没记得小羊羔娇嫩地模样,只顾着和同行说:“拍照拍照拍照。”
:P
  考拉是一种非常懒的动物。一天能睡十八个小时,即使在醒的时候也紧紧抱着树干,懒懒地期待下一次睡眠。考拉很小,灰猫似的。就是比猫更有安全感一千倍一万倍。我相信它在坚信这世界没人会害它,因而总是那样的安然。倒反而是它的这种安然与柔弱,让见的人放心,也安心,所以考拉成了兔子一样的大好人了。没有危险的东西总是得到别人的喜爱,甚至宠爱。做人何尝又不是如此呢。它们用柔弱得到了比强悍该得到的更多的东西,并且不费一兵一戈。说到底,还是聪明啊。
  草地上是三三两两的袋鼠。它们又半人多高,也是一样的温顺。或者说这种温顺又何尝不也是对人的一种信任与尊重种形成的呢。其实动物的性格并无太大的差异。想起朋友说去华盛顿的时候见倒野鸭子非常肥,很想打下来一只。这也许也是我们这里不见野鸭子的原因了,呵呵。差异的不是性情,是环境。就似贾宝玉奇道,怎么女儿一个个的冰清玉洁,而嫁了人之后就会变得浑浊,自然是做女儿与做媳妇的时候环境不一样,心境也只得为生活所迫,起了变化罢。既然大环境是这样的,也就不再乱分析,接着写游记好了。

  来到黄金海岸

  傍晚来得早。站在SEA RESORT NARA
HOTEL的大堂上。黄昏的光从大堂对个大幅的玻璃窗外晃进来。其实大堂蛮朴素的。草编的宽大的沙发椅,摞着颜色强烈的柔软的靠垫。那日光使整个酒店透明。就有了一种很虚幻的神仙宝境的感觉。这是来到黄金海岸的黄昏。
  我们住在一层。整个酒店都是摸不着头脑的错落有致的。
  去房间的路上,居然遍地盛开着鹤望兰与白掌。房间的门前一样的。恍惚中,不知这是酒店,还是乡村的小屋。
  酒店房间里的落地窗可以打开,打开后就是另一面的草地,草地幽静无人,摆着两把白色的椅子。那时候我就看到阳光斜射着。椅子很白。
  房间不远的地方就是海边,无垠的白沙滩。房间的近处,是蓝碧的游泳池。几个小孩子在另一个喷泉的池里嬉戏。羡煞。

  木星赌场

  歌舞表演在黄金海岸的木星赌场里。据说这是个方圆之内最大最有名的赌场。五十美金的演出票里顺便还送两个价值共十澳币的筹码。自然是鼓励大家去赌喽。
  去赌场之前,同行的人活动中心坚决要求去购物。导游只好把我们扔到一个商业区。
  那里的商业区是很有规模,好似连成一体的。店店都很漂亮。街头还有小桥流水什么的。
  可是我和同行的姐姐一块大约是走了很长时间。结果晚上看歌舞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呼呼大睡。我支着眼皮看了看。不过是金碧辉煌的什么什么,很快就闭上眼睛,惟恐他们音乐声太大吵了我的好睡。
  歌舞表演结束的时候,我糊里糊涂地随着大家往外走,导游说大家都到赌场去赌一赌,若想赌下去的晚上自己打车回酒店,否则就玩半个小时后,公司的车载大家回酒店。
  我没心没绪,只想找个地方睡觉。
  进了赌场,觉得还成罢。因为从前去马来西亚云顶赌场的经验,觉得这里的还不若那个大。
  很想睡。可是身边的姐姐她不大懂英文,也不大懂赌场是怎么回事,我就跟她介绍押大押小是怎么回事,二十一点是怎么回事,BLACK
JACK是怎么回事。讲了很久,又看人玩。
  姐姐突然推我说,就剩五分钟了,咱要再不把筹码花出去,就没时间了,怎么也得赶公司的车回酒店,否则也麻烦。我们俩赶紧凑到一处押大押小的地方。几个回合,姐姐输光了两个筹码。呵呵,结果我押了个十四,竟然赢一堆筹码。姐姐告诉我赶紧换了钱走。换来钱是八十五块澳币,往上一乘以五,心里美滋滋的。当然后来我才知道我这赢得是太少了,网友臭球和清月寒霜前两天光玩老虎机就每人赢了二百澳币。不可同日而语。

  仙风道骨的海豚

  这就想起黄金海岸的海洋世界里的那几条海豚了。为什么人与海豚与自然能是那样的和谐?
  宽大碧蓝的海湾里,随着训海豚者的动作与呼哨,六七只肥大的海豚翩然起舞。它们或是直直地立在水面,摇摇摆摆地往前走,或倒着走,,或是突然的凌空一跃,在空中来好几个漂亮的前滚翻,在哗然地倒在水里,溅起大片精美的水花,哗,真是另人惊叹!表演持续了非常长的时间,每一次完美而高难度的动作都让我惊叹。后来主持人让一个小朋友走到岸边,他可以摸摸海豚,和海豚嬉戏。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就摇摇摆摆地走过去了,大家饶有兴致地看他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当他触摸到海豚的身体的时候,海豚就势懒洋洋地打了个滚,非常舒服的样子,全场一阵欢呼,小男孩去追它,它就嬉笑着样的用鼻子往小男孩的身上拱水,小男孩大惊,他很恼怒地望了望自己被打湿的衣裳,就开始撩起水去喷海豚,海豚继续用鼻子一拱一拱地喷小男孩,小男孩他们俩微笑着开始打水仗。全场一片掌声。真可爱的海豚。真不知为什么人与海豚与自然在澳洲这个地方怎能是这样的和谐。叹。
  海狮呢,是近距离的表演。比较起来我更喜欢那些在海里遥不可及似的海豚,凌空的一跃,全是仙风道骨。

  去悉尼

  很喜欢澳洲导游,他可以告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