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 | 我们的生活有多少是上网买来的?

互联网正在影响和改变人们的生活,摄影师黄庆军走遍中国,走进了中国的家庭,登堂入室的他只有一个特殊的请求,只请主人陈列出他们网购的家当,并与之合影,而陈列出来的不只是锅碗瓢盆,还是这个网络时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希望走近当代的中国人,平铺直叙,用图片故事表现出互联网大潮在这一历史阶段和我们生活发生的关系。”北京

张雅博28岁,汉族朝阳公园路第一次网购时间:09年张雅博从事互联网运营工作,但却自称张裁缝,因为喜欢自己做衣服,也热爱手工和家居设计,尤其是复古风格的物件。新婚一年,房间装修时的家具80%来自网购,而灯具几乎全部网购。带小鸟的梳妆台在她的收藏夹里躺了很久,最终由闺蜜作为新婚礼物赠送,也因此成为最珍贵的记忆。内蒙古

刘骏一家33岁,蒙古族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第一次网购时间:2012年刘骏一家都是蒙古族,父辈游牧逐草而居。但自己这一辈开始在乌兰浩特镇上定居,春秋季会回蒙古包里小住,需要开车140公里到镇上采购。2012开始网购,已经花了3万多元,多购买生活用品。对于刘骏一家来说,网购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免于长途奔波。西藏

江措林仁波切(本名:土登扎巴)25岁,藏族昌都江措林寺第一次网购时间:2014年江措林仁波切90年出生,4岁就被认定为江措林活佛的转世,除了世俗教育以外,还接受了藏传佛教的教育。17岁从西藏医学院毕业,如今是西藏佛学院最年轻的教师。江措林仁波切只在网上买过佛教用品,如酥油灯、蜡烛。因为寺庙用量大,批量采购会比在当地购买便宜很多。对他来说,网购是节约开支的一个办法。而对更多喇嘛,网购对他们而言是一件想象之外的事。西藏

贾昱昊和吕雪峰30岁&37岁,汉族拉萨市第一次网购时间:2006年、2005年2011年五月,两人辞去高薪的工作,定居拉萨,共同经营一家叫达兰客栈的旅馆。旅馆里接近八成的东西都是网购而来,电脑咖啡机、玩偶手办桌游,还有他们酷爱的户外运动装备,包括拍摄中穿在身上的睡袋。贾昱昊9年网购花费了50多万,而吕雪峰更多,十年网购花费了86万。云南

吕群志一家43岁,纳西族丽江市白沙乡第一次网购时间:2013年阿尔英明的丈夫是纳西族人,他们是丽江典型的多民族结合家庭。阿尔英明大概从08年开始网购,和单位几个女同事一起,常常一起挑选商品,都算是重度网购用户。拍摄时,光是给女儿买的鞋子就摆满了好几层台阶。对阿尔英明来说,网购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吉林

刘春笑母子43岁,满族通化市集安县中朝边境第一次网购时间:2012年91年的公派留学生,在欧洲创业念书超过20年,生意和学业都经历过大起大落。回国后开始学会了网购,由于目前小儿子在身边,所以新购置的商品,小孩的玩具和衣服占了大半。对刘春笑来说,网购也可以算作是一种爱的表达。黑龙江

王雅峰28岁,汉族哈尔宾漠河县北极村第一次网购时间:2009年王雅峰是28岁的东北小伙,有一个自己的车队做旅游生意,在漠河还经营一家北北青年旅社,拍摄时被问起什么时候开始网购,他通过十年账单才回想起来,并知道已经在网上花费了超过22万。旅馆和家里的东西几乎都来自网购,水管状的书架,复古钟表都很有特色。对他来说,网购是生活的乐趣。 浙江

孙斌31岁,汉族杭州市第一次网购时间:2008年由于职业与家装相关,网购6年多以来,孙斌的花费已高达55万,也逐渐变成了家庭软装修的达人。去年12月份完工新房装修,其中的软装全部由自己网购完成,用购来的钟表在客厅制作电视墙,钟表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中……这其实是他享受生活的方式。广西

黄建广28岁,汉族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第一次网购时间:2007年10月03日一个热爱骑行和户外的工程师,母亲是苗族父亲是汉族,而这样的苗汉组合家庭在当地很常见。在网上购买然后自己DIY组装的自行车是他最喜欢的东西,曾经被偷过一辆,很快又买来亲手组装来第二辆。4万多的网购花费支撑了他穿越18个省累计5万多公里的骑行旅途。对他来说,网购是爱好最好的支撑。杭州

毛红卫48岁,汉族桐庐镇岭源村第一次网购时间:2014年

已经48岁的毛红卫并不擅长网络,第一次网购是在2014年,委托村里的村淘代购员徐灶金帮忙购买的。尝试过一次后,他便开始了自己的网购之路,并逐渐习惯了这样的购物方式。家里盖新房装修的各种材料和家具,都来自网络,花费大约2万元。对于他来说,网购是他发现新事物的生活方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