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美国的电视剧艺术水准是最高的

图片 1

新年伊始,对中国的美剧迷们来说,就是一连串的相聚与告别。骨灰级美剧《X档案》时隔多年推出了新剧集;连载15年的美剧《犯罪现场调查》迎来了大结局;最催泪的消息是,影响了一代人的经典情景喜剧《老友记》的主创人员来了一次艺术人生再聚首。一连串的“打击”,让美剧迷们唏嘘不已。当然,国人看美剧的历史可以追溯得更早,早到《加里森敢死队》和《大西洋底来的人》,而80后一代,则是看着《神探亨特》和《成长的烦恼》长大的。然而真正让美剧成为一种现象的,却是2000年左右,靠着DVD和互联网的路径,凭着字幕组的无私奉献,以盗版的姿态如浪潮般袭来。在看完《犯罪现场调查》的大结局之后,我在豆瓣上留言说:《犯罪现场调查》、《24小时》、《老友记》、《兄弟连》,堪称培养中国美剧迷的“四大名著”。除了这四部之外,这股浪潮还冲来了《迷失》《欲望都市》《黑道家族》《豪斯医生》《绝望的主妇》《越狱》……当时我的想法就是,电视剧居然可以拍到这个地步。美剧和国产电视剧的一大区别就是长,一周播一集,一年播一季,只要收视率不错,就能年复一年地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小时候看的《加里森敢死队》或是《成长的烦恼》都感觉没播完,因为本来没结束。这给观众带来一个副作用,就是陪伴,如果从头看起,《24小时》陪伴了我们8年,《老友记》陪伴了我们10年,《犯罪现场调查》陪伴了我们15年,现实中又有多少人会陪伴你这么长的时间?于是这些剧中人就成了我们的朋友,而且他们从来不打扰我们,只是自顾自地把他们的生活展示给我们看,他们的情感,他们的工作,他们的信仰。这不仅满足了我们渴望听到好故事、渴望观察不一样的生活的欲望,而且我们也在剧集中寻找自己关于生活的答案。这种长时间的陪伴会让我们产生那种真正属于朋友间的情感依赖,让我们沉浸并享受彼此相处的时间。作为一个晨昏颠倒的编辑,我父母总希望我回到家就睡觉,然而我在午夜回家之后,总是要窝在电脑前消磨一两个小时的时光,而大部分时间是去看美剧。我跟他们解释说,这两个小时是我一天中最舒适最放松的时间。你沉浸在朋友的故事中,肆无忌惮地展示着在现实中遮掩的真实自我,或捧腹大笑,或泪流满面,或被某个观点激动得满地乱走。这段时光太重要了,无可替代。看美剧最伤感的时刻就是剧集完结的那一刻,你不得不和朝夕相伴的朋友挥手告别,这是一种很真实的失落感,以至于我开始试图逃避这种失落感。有两部美剧我剩下最后一季没看完,一部是《神探阿蒙》,一部就是《老友记》,不想迎来告别的时刻,就假装故事还在继续吧。另一种办法就是重看,《老友记》是最适合重看的剧集,因为它就是细腻地展示了生活本身,生活是看不厌的:啃老的富家女瑞秋,强迫症患者莫妮卡,居无定所的嬉皮士菲比,用幽默掩饰悲观的钱德勒……总有一款适合你,他们会教给你美国的时尚,教给你性与爱的关系,教给你平等的价值观,教给你以幽默的武器面对操蛋的生活。最终这些东西会塑造你,成为你性格中积极的部分。也许有人会问,电视剧家家有,为何美剧最强?因为美国的电视剧艺术水准是最高的。那么站在电视剧鄙视链顶端的英剧呢?别忘了英美不分家。整体而言,包括英国在内,没有任何国家的电视剧水平能够望美国之项背。这不仅仅建立在美国整体娱乐工业水准之上,而且建立于美国整体文学艺术水准之上。可能在最顶尖的艺术水准上,世界各国都有杰出的艺术家,但在整个基数上,尤其是艺术的“中产阶级”这一块,美国独步天下。这还不是全部,随着美剧影响的持续扩大,美国的高水平文艺工作者们开始乐于投身电视剧产业,电视剧不仅仅再是消磨时间的大众文化。随着美剧影响的日益扩大,美国顶尖的作家、导演、演员开始投身其中,如斯皮尔伯格、马丁·斯科塞斯、大卫·芬奇、科恩兄弟这样的导演,如汤姆·汉克斯、凯文·史派西这样的演员,如艾伦·索金这样的编剧,如汉斯·季默这样的音乐家……他们打通了文学、电影、电视剧的任督二脉。最新上映的一部美剧《11.22.63》,影片阵容堪称豪华,主演是有“付兰兰”之称的詹姆斯·弗兰科,制片人是《星球大战7》和最新两集《星际迷航》的导演艾布拉姆斯,他的导演成名作是美剧《迷失》,编剧则是大名鼎鼎的恐怖大师史蒂芬·金。设想一部连环画,编剧是大仲马,绘画来自伦勃朗,而画中人是拿破仑,这还是普通的连环画吗?为什么这些大师愿意投身美剧?因为全球化让美剧的受众极大地增加,这就形成了众多的细分市场,可以容纳各种小众的艺术表达,因为你总能找到自己的观众,而这在过去则是电影的特权。而电视剧的优势则在于想拍多长都行,可以充分地表达观点和塑造人物,不会出现像电影《天国王朝》那样,为了控制时间长度,生生把一部杰作剪成了垃圾。艺术家们提供了艺术保障,娱乐工业提供了技术保障,这极大提升了美剧的艺术水准,俨然有超越好莱坞电影的势头,然后美剧就成了画家陈丹青眼中的“21世纪的长篇小说”。陈丹青进一步“妄想”:“并非因为文学本身伟大,而是塞万提斯和司汤达的时代没有影视。绘画也一样,伟大的绘画延续好几个世纪,因为没有摄影和电影。如果希腊或文艺复兴的城邦有电影院,会有那些壁画和雕刻吗?”当然,他也知道这种反方向预设是荒谬的,“准确地说,是伟大的绘画与文学哺育了今日的影视,但人的欲望迅速扑向新媒介。许多老媒介被新媒介灭了,许多艺术的类型过时了,消失了,人的欲望一点没变,无底洞:人永远想看见自己,又想知道别的窗户里男男女女在干嘛。”影评人杨时旸曾经发出过“美剧是我爸爸”这样的感慨,对他来说,一些剧集扮演了父亲的角色,教导他,伴他成长。其实小的时候看《成长的烦恼》,又有哪个孩子没有接受过“杰森爸爸”的教育呢?所以有的时候,看到学者们抱怨中国年轻人不读书,我总想弱弱地回一句,情况没那么糟糕,因为我们看美剧。牛角1《老友记》主演12年后重聚首2
美剧《绝望的主妇》3“长寿剧”《犯罪现场调查》也落下帷幕4 美剧《迷失》

摘要:
新年伊始,对中国的美剧迷们来说,就是一连串的相聚与告别。骨灰级美剧《X档案》时隔多年推出了新剧集;连载15年的美剧《犯罪现场调查》迎来了大结局;最催泪的消息是,影响了一代人的经典情景喜剧《老友记》的主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