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丙请教授看画

1.学生甲请教授看画,教授说:“注意结构,边缘线要转过去。”学生乙请教授看画,教授说:“注意结构,边缘线要转过去。”学生丙请教授看画,教授说:“边缘线要转过去,注意结构。”学生甲、乙、丙忽然明白,原来如此!此后有问题再也不请教教授了。

2.著名姚姓大腕画家叫他的研究生到画室去一趟,学生不知何干,到画室,教授说:“今天教你一绝招,看我怎样画嘴唇!”学生看着教授没敢吭声。

3.克举画风景,画面上桃花满天开,学生环顾四周问王老师“你画的是哪里呀?”王老师指着一小土坡下长着几朵桃花的树枝笑眯眯地说:“就那里!”学生:“?”

4.京城男画家秦烨带学生去徽州写生,湖南女画家小靳也带学生到徽州写生。一日双方学生打了起来,两位教师出面解决问题,不料两位却一见钟情,本地老板胡万春看出端倪后请大家吃饭,表面上为打架之事做调解,实际在暗中牵线搭桥。再见秦烨时不仅与小靳已结秦晋之好,而且即将为人父母,让人高兴。

5.段建伟的儿子带同学到家玩,临走时对他说爷爷再见,建伟说他没答应,心里有些悲伤。

6.一日,邓国源跟我说他打了儿子两个耳光,儿子没哭,过后说谢谢爸爸打他时让他摘了眼镜。我瞥见国源眼里已有了泪光。

7.侯一民先生养了十来只孔雀,有一只瘦弱多病,邓澍先生平时把好吃的多给它一点,对它关照多一些,它对主人也领情,平时跟随其左右,睡觉也在主人身边,其他孔雀并无异常,一日邓先生出门办事不在家,其他孔雀联合起来把这只可怜的小孔雀差点啄死,毛已掉光,奄奄一息,邓先生回来后大惊,平时并不见其他孔雀有嫉妒之意,难道它们早有预谋?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啊,这些美丽的孔雀们。

8.侯先生家的孔雀有雄有雌,每到交配季节,雄孔雀们便开始为交配权而厮杀,最后的胜利者只有一只,不仅所有的雌孔雀全部归为己有,其它败下阵来的雄孔雀也俯首称臣,并且美丽漂亮的尾巴脱落殆尽,只有胜利者的尾巴漂亮如初。雌孔雀们紧紧追随在胜利者身边,对败下阵来脱掉尾巴的雄孔雀们看都不看一眼。

威尼斯集团,9.七八年前去福建,戴士和先生就开始喝大红袍,还常有当地朋友请人做茶艺表演,认真地看、仔细地闻、细细地品,平时也喝,一派内行的样子。突然,他说近日觉得大红袍真好喝,朋友问难道以前不好喝吗?戴先生说,以前入口没入心,卸任后才真喝出大红袍的味道来,心境不同,结果两样。

10.朱乃正先生,油画界大腕,文艺界名流,喜欢不喜欢的会都要参加,他说:怕打瞌睡,常在会议期间掐自己大腿做精神状。腿上留有斑斑印迹。若见者不要生出别的误会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