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亲起名祥昌

  一
  谁都知道,爷爷对自己的两个儿子一直寄予厚望。仅从名字而论,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他为大伯起名祥德,为父亲起名祥昌。古人云,恃德者昌。这一德一昌,两个名字可谓珠联璧合,颇有内涵,他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已是不说自明。
  在动笔撰写孟氏家族史的过程中,先后有两个人物让我颇感为难。一个是我那位美丽的姑姑,而另外一个,就是我的大伯祥德。
  说起卧龙镇也好,说到孟氏家族也罢,我的大伯祥德都算得上一位特殊人物。他的人生经历波诡云谲,极富传奇色彩。但有一点尤其值得关注,他的个人命运与孟周两大家族的争斗一直息息相关。而这一点,恰恰是我的兴趣所在之处。
  那一个晚上,我在爷爷面前提到大伯祥德时,恰好赶上父亲在场。也许是一时兴之所至,父亲于不知不觉中也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这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情形,我们祖孙三代,终于寻找到一个共同关注的话题,为大伯做一夕长谈。
  爷爷说,大伯为女人活了一生,也等于让女人毁了一生。一个男人活到这一步上,算不上值得。不过,大伯应该算是一条难得的汉子。他的所作所为曾经为孟氏家族增光添彩,值得称道,家族史不可不写。
  父亲却说,断送大伯的不仅仅是女人而已,更有两大家族争斗的因素在其中发挥作用。大伯以自己一生的幸福做为代价,应该说,他为两大家族之争做出的牺牲不可谓不多。
  在这种场合上,我一个做晚辈的自然不好多说什么,然而心里却不可遏制地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欲望。我知道,应该尽快地去拜访我的那位大伯了。
  从一个较大的范围来看,卧龙镇基本上处于一个高阜之处,与东部的平原地带连成一个整体。出卧龙镇向西,步步走低,至五里开外处则是大面积坦坦荡荡的土地。不消说,那是一块形成于若干年前的冲击平原。否则,决不会如此平坦如砥。洪荒时代,浩浩荡荡的大水曾经在这里肆虐一时,造就一片汪洋泽国。临到末了,它收敛为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河流,在平原的腹地自北向南潺潺流去。
  若干年来,河水在岁月中悄然流逝。似乎无人可以说得清楚,它究竟来自何方,又将去往何处?
  河畔,有甩手无边的一处荒滩野甸,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年复一年,它们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周而复始地演绎着属于自己的春夏秋冬。在一块地势稍高之处,上面赫然耸立着一栋老式马架子房,给人一种突兀而起之感。也许是这一带过于平坦了,一点点隆起都显得那么惹人注目。远远望去,生机盎然的绿草黄花做为它的铺垫,悠远的蓝天白云成为它气势恢弘的背景,让这一幅堪称古老的风景画显得壮观而又耐看。
  来到近前,我的心里陡然间换了另一种感觉。马架子房毕竟是马架子房,看上去简陋得很。那破旧不堪的门窗,足以说明它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
  在一阵呜呜咽咽的犬吠声中,我下意识地收住脚步。循声望去,终于发现有一条身躯庞大的黄狗,就俯伏在窗前,距我不过几步之遥。我不禁为之一惊,如果那条大黄狗一跃而起,向我扑过来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应该为之庆幸,它依旧老老实实地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泥塑木雕一般。
  仔细一看,我不禁为之哑然失笑。原来那是一条老而又老的狗,趴在那里高一声低一声地呜咽着,连尾巴都懒得摇动一下。也许,它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我不再有任何担心,径自拉开房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大伯正俯身在锅上灶下忙活着,他头也不回地跟我打着招呼,来了,自个儿先坐炕上吧。
  我打量着他的背影,一声不响地坐了下去。
  片刻之后,大伯忙完了手里的活计。他回过身来,坐到了我的面前。我敢说,如果换上别一个地方的话,我绝对认不出他就是我的大伯。粗略一算,我们已有十余年不曾见过面了。无论怎么说,眼前的老汉都和我记忆中的大伯不相吻合。想来大伯只是年过花甲而已,怎么会变得如此满面沧桑呢?继而想到大伯独自一人在这里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一晃已是三十余年的光景。历经如此漫长的煎熬,他又能好到哪里去呢?退一步说,他能够顽强地撑持到今天,也就很不容易了。
  可是,大伯的人生原本不该如此呀!一念及此,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苦楚在我的心头一掠而过。
  你是从卧龙镇来的吧?大伯问。他并没有认出我是谁。
  我只是连连点头而已。不知是一种什么心理作用在支配着我,我并不想马上说明自己的身份。
  你是孟氏家族的人吧?
  你咋知道呢?
  错不了。
  为什么呢?
  大黄早就告诉我了。
  我颇感好奇,是大黄告诉你的?
  对了,它没咬你,就说明你不是外人。大伯近似狡黠地嘿嘿一笑。
  你那大黄恐怕已经没有力气再咬谁了吧!
  小伙子,我说这话你还别不相信,有一回,来了一个偷鱼的蟊贼,让大黄一口气儿撵出去二里多地,愣是把那一篮子鱼给我追了回来。
  大伯的脸上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而且神态显得极为认真,惟恐我不相信似的。大伯这一番话是否可信已无关紧要,我已无心再与他老人家探讨这一类问题。于是赶紧做自我介绍,顺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大伯听罢,只是淡淡一笑而已。而后,他俨如一个欢快的孩童,一步三摇地去了鱼亮子。很快,他就去而复返,提回一条肥肥大大的鲤鱼。大伯郑重声明,他要为我加一道菜,也好好地露一露自个儿的手艺。爷俩已是多年不曾见面了,今儿个说什么也得美美地喝上一场,别的都在其次。
  大伯嘴上说着闲话,手里忙着活计,倒是两不耽搁。一会儿的工夫,也就把一切准备妥当。放上一张小炕桌,我们爷俩相对而坐,正式开喝。看来,大伯的酒量依旧不减当年。他替自己斟上一碗白酒,几口就喝了个底朝天。我酒量不大,自然喝得少一些。他也不勉强我,只是不时地让我吃菜而已。老汤炖鲤鱼,算得上一道不可多得的风味佳肴。我吃得挺可口,他却不怎么动筷子,说自己早就吃腻味了。可也对,一道大菜足足吃了三十余年,换上谁只怕都会没了胃口。
  我很伤感,很少说话,更很少喝酒。大伯看出我的心事,他朝我爽朗一笑说,嗐,你别为大伯伤心,大伯活得挺快活的,一个人过日子,想吃就吃,想喝就喝,就凭那一道原汤大鲤鱼,任啥山珍海味都比不上,要说喝酒,我的老酒坛从来就没空过,一铺热炕睡了三十年,舒服得很,给个席梦思我都不换,不开心时喊几嗓子,高兴了想唱就唱,天老大,我老二,没收没管,这不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吗?
  我勉强一笑,把手中的酒碗高高举起,陪大伯干了第二碗酒。
  第三碗酒也喝得差不多时,大伯谈兴渐浓。我已调整好情绪,不失时机地引出话题,请他谈一谈自己的往事。他略一沉吟之后,一口答应下来。
  大伯为人嗜酒如命,酒后尤为健谈,谈吐诙谐风趣妙语连珠。三十年后,在他身上应该是惟一没有发生变化之处。
  在那一番催人泪下的讲述中,我仿佛又找回了当年的大伯。
  
  二
  大伯的故事很曲折,也很漫长,也许应该从那个非常风趣的场面说起。
  那时节,大伯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而已,就已爱上了酒。有一点值得特别说明,那个堪称风趣已极的场面,就是出现在大伯的一次酒后。我想,那并非一种巧合所致。如果没有酒从中起到某种作用的话,大伯的故事也许根本不会发生。
  民间有一种说法,认定是稽康发明的酒,进而还有稽康造酒醉刘伶的传说。据我所知,这一类说法似乎不大可信,只能聊博一哂而已。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自人类社会发明了酒以后,这一种酿造业一直处于迅猛发展的势头,历久不衰。时至今日,居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出现了一种所谓的“酒文化”。这似乎可以说明,人们已经把酒推向一个更高的境界。
  饮酒,可以求得一种刺激,一种陶醉,甚至也是一种解脱。连三国时代的那位大智者曹操,也曾留下“人生几何,对酒当歌”一类的佳句。所以,也就怪不得那些凡夫俗子们一日日对酒依恋有加了。
  酒是一种好东西,可以帮助人们成就某种大事。武松打虎,是在酒后。那位打虎英雄腹中若没有那十八碗酒垫底,景阳冈上会是怎样一种情形,也许不大好说。而那位诗仙李白,他笔下的锦绣华章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出自酒后。他对此似乎也不无自知之明,曾不止一次地发出“但愿常醉不愿醒”之类的慨叹。
  不过,酒把事情弄坏的例子则更多一些。比如那位堪称人间天上的第一位大英雄孙悟空,百战不殆所向无敌,却因贪饮王母娘娘的御酒,才让太上老君那个老头得了手,将他纳入八卦炉中,吃尽各种苦头。此类事例举不胜举,为了节省笔墨,这里可以从略。
  在卧龙镇,有一种说法似乎已成定论。大伯的人生悲剧,皆始于那一个酒后场面。人们都说,如果那一次他并未喝醉,当会出现另一种情形,他的人生也必将大为改观。
  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否妥当,更无力为此做出评判。但我可以做到一点,就是原原本本地把那一场面加以描述,任人评说。
  那是一个饭后茶余的场面,人数不少,老老少少总有几十号人聚在一处。大家都在闲谈,南朝北国海阔天空,想到哪儿就扯到哪儿,似乎说什么都可以令人开心一笑。也许,那才是人们来此相聚的目的。借用一句颇为时尚的说法,那得叫“找乐儿”。人啦,能够做到愉悦自我,永远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精神享受。
  类似场面,赵神仙向来都是中心人物之一,那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正值赵神仙信口开河说到高兴处时,大伯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人群中。他头不抬眼不睁,一屁股坐到赵神仙的对面。
  老大,你又没少喝呀?赵神仙打量着大伯,笑吟吟地发问。
  能少喝吗?三杯下肚,天大的事情都撂到脖子后头去了,轻松得很,啥叫神仙,这才叫神仙哪!大伯果然没少喝,仿佛舌头都不在嘴里了。
  你也配叫神仙?
  得,我不配,你配,谁还不知道你是赵神仙哪!
  服了?
  服了,服了。大伯连连点头,话头陡地一转,可我还有一个请求——
  赵神仙嘻嘻一笑,你能有什么请求啊?
  你既是担了一回神仙的名头儿,就给大家讲一个有关神仙的故事听听好不好啊?
威尼斯我们,  也好,我得琢磨琢磨。
  你也就别费那心思现琢磨了,我来点一个现成的故事吧!
  赵神仙撇了撇嘴,就你,能点出啥好故事来呀?
  你就讲一个吕洞宾戏牡丹吧!那不也是你们神仙的故事吗?大伯忍住笑,朝赵神仙双手一摊。
  这一句话未免锋芒毕露,犯了大忌。众人一哄声地笑了起来,场面显得十分热闹。大家都看赵神仙,一个个嬉皮笑脸,口中不乏戏谑之词,好像他也犯过同类错误似的。赵神仙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有些吃不住劲了,当即反唇相讥,老大,你说谁不好,咋就偏说那个吕洞宾呢?谁还不知道他,是一个贪花恋色的骚仙。
  大伯一本正经地盯住赵神仙,你别打了骡子马惊啊!贪花恋色又有什么不好呢?
  那可是仙界的第一戒条!
  咋说那吕洞宾也是一个男爷们儿嘛。
  赵神仙“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这是咋回事儿啊!老大是不是也寻思那一口儿了?
  寻思也没辙,咱是光棍汉一个。大伯也笑,却笑出一脸苦涩。
  这也好办,老大,你只要当着大伙的面,给我连叩三个响头,叫我一声干爹,这码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当真?
  这还假得了吗?
  也不知大伯是真有所图,刻意为之,还是酒盖了脸,再无顾忌,只是存心取笑一番而已。反正他一点儿也不含糊,当即端端正正地跪了下去,一连叩了三个响头,又可着嗓子喊出一声“干爹”!
  这一突如其来的场面,竟弄得赵神仙哑口无言,如坐针毡一般。神仙也有失算时,他哪里料到会有这一步呢?自己充其量只比大伯大那么几岁而已,两个人哪里就论得成干父子呢?
  这种场面也着实有些滑稽,一时令在场的人们哄笑不已。大家仿佛在看一场不花钱的喜剧似的,一个个开心已极,饶舌不已。于是,一个颇富戏剧性的场面就被逐步推向高潮——
  赵神仙,人家叫了干爹,你咋还装聋作哑了呢?赶紧答应一声啊!
  哈哈,神仙也有尿裤子的时候,不是想打退堂鼓了吧!
  想找退路,还真没那种好事儿,人家响当当的头磕在了地上,干爹也叫出了口,这干儿子不认也得认,那干爹不想当也得当了!
  可不,到了这一步上,你不当干爹,那就得当三孙子了!
  赵神仙,你到底想当什么呀?想当三孙子,我们大家都来给你当爷爷好了!
  哈哈哈……
  
  三
  三天之后,大伯提上四盒礼品,正式去赵神仙家里认亲了。
  赵神仙张张罗罗地摆下一桌酒席,堂而皇之地招待了大伯。也对,这样等于有了一个正式场面,过后谁也不好再当笑话说了。说是假戏真做也好,说是弄假成真也罢,反正就从那一天开始,这一对干父子蛮像那么回事儿似的走动起来。弄到这一步上,大家自然也就乐于接受这一既成事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