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是城市的记号。

  美食是城市的记号。

  不知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很多年过去后,只要想起那个曾经到过的城市,就会想起那里的特色餐饮,想起那天吃饭的场景和故事。美食是诱人的,经历是难忘的。

  巴黎

  衣冠楚楚吃大餐

  法国人对美食的讲究,就如时装一样,高贵细腻,对细节一丝不苟。法 
国人鄙视快餐文化,看不起胡乱烹饪的垃圾食品\(Junkfood\)。他们所推崇的进餐体验是一种文化和艺术的升华。

  法国最高尚的餐厅竟要提前3个月预订,比如Lasserre,它在巴黎市中心富兰克林罗斯福路上,一边是大皇宫GrandPalais,另一边全是典雅传统的法式三层洋房。这家餐厅已有50年历史了,在欧洲享有盛名。那一次,我在巴黎短暂逗留,有幸等到了两个别人临时取消的座位,感受了一次最高雅的法国大餐。

  Lasserre主餐厅设在三楼,座位不多,给客人有非常好的私密空间,餐厅中间屋顶是大天窗,在巴黎的星空下进行烛光晚餐,这是真正的浪漫。

  去这样的餐厅用餐,对服饰是有要求的。男士西装、衬衫、领带是最低的要求;而女士则要盛装打扮;着装不合要求,就算你是千万富翁,也会被拒之门外。餐厅的领班侍应全都穿燕尾礼服,仪表光鲜。如果顾客在仪容上不讲究,一进门,就会遭到高傲的法国人的白眼。

  法国餐厅极其讲究进餐的环境和气氛,室内的法式装饰、墙纸地毯、乳白的木饰、水晶灯、古董丝质的座椅,屋里的一切,在颜色和格调的配搭上都下了不少功夫。在这高贵的环境中,千万不能高谈阔论,否则周边的人会当你是“外星人,”投以好奇的眼神。

  法国大餐不以量为重,而是以整个菜单的配搭取胜。一顿正宗的法国餐必需包括头盘,汤,次菜,主菜和甜品,每道菜以银盘银盖端上,在未打开盖子前都是一种期望,打开后食物的摆设和颜色配搭都是一个惊喜。领班会仔细介绍制作的特色和吃法,味道由清淡到浓郁,按照其吃法,才能逐步将舌头的味觉完全调动起来。每道菜后,都要品一小杯雪拔或助餐酒,将先前一道菜的美味调和,才进行下一道菜。

  法国人进餐不能没有酒,而且是以不同的酒类配以不同的菜色。最贵的一瓶红酒竟要十多万元人民币。法国人认为,如果佳肴缺了美酒,就好比丽人没有胭脂,不能将最惊艳的一面表现出来。

  Lasserre的这餐高档法国大餐,两人差不多花去了5位数的价格,这也是我人生的一次奢华体验。

  洛杉矶

  吃牛排剪领带

  牛排馆内“吊”满从顾客脖子上剪下的领带,这样的气氛体现出一种美国西部的“餐饮文化”。

  早就听说加州有家美国西部牛仔餐厅叫“Pinna-clePeak”,据说这家餐厅还上了美国牛排馆的“排行榜”。星期五一下班,我便与同事Billy驾车至SanDimas市的一家PinnaclePeak店,想一饱口福。果然名不虚传,餐厅停车场上早已车满为患,晚餐夜市正红。

  这家有150个餐椅的牛排馆,室内外装潢很土气。大门口有一大片草地,围着木栅栏;房顶上还有一头乳牛标本,顶天立地,充满乡村气息。据说,有牵马来享受的食客,就把马拴在这边的栅栏上。

  我俩一进餐厅,只见餐厅四壁及天花板沿架上,齐整整地“吊”着一排排五颜六色的领带……正当看得出神时,突然店堂内铃声大作,一位长着大胡子的餐厅工作人员发现我俩颈上的领带,笑嘻嘻地跑到我们餐桌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对我俩的领带“动刀”。我俩入乡随俗,让他剪下领带。随之,他又向我们索取名片,夹在领带上高高挂起。原来大胡子叫BrentA.Somonick,是这个餐厅的经理。据介绍,这家牛排馆开业35年来,生意久兴不衰,也至少剪掉近10万条领带,而“空中彩带”成了该店一道独特风景线。

  美国西部牛仔餐厅讲究用餐环境宽松舒适,再说牛仔又不打领带。“剪领带”便成了餐厅的一大特色,当然,对没此意愿者,餐厅理所当然会“网开一面”,不过大多数食客是愿意留下痕迹的。

  该店除了招牌菜———牛排外,还供应肋排和鸡肉。而30盎司的TrailBoss,系当今最大的牛仔牛排,但价钱并不便宜,每客19.99美元。我点了一份五分熟的牛排,Billy要了一份全生的牛排,果然这牛排非别家可及,入口又香又嫩又甜,鲜味十足。如你希望牛排做得八成熟,端出来的东西若有点“走样”,大胡子BrentA.Somonick马上能从客人脸部表情作出判断,撤下重来。

  PinnaclePeak牛排馆的牛仔牛排与特有的美国餐饮文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佛罗伦萨
  意大利面Spaghetti

  去意大利,如果不品尝Spaghetti,那不如不去;去佛罗伦萨,如果不知道文艺复兴,那不如不去。

  佛罗伦萨,也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发祥地,整座城市就像一座庞大而美丽的文艺复兴博物馆。在这样一座古城间行走,和大师们的脚步重叠而过,走着走着竟然饿了。朋友笑着说,来意大利还怕没好吃的么?

  跟着朋友的车来到山顶的一家饭店,因为不是用餐的时间,所以人不多。说到意大利菜,最出名的就是Spaghetti,其实吃Spaghetti还大有讲究。单这面的本身就有软硬之分,你可以要求他给你偏软的或者偏硬的。我要了份偏软的,面端上来的时候,样子让人有点失望,朋友解释说意大利菜重味而不怎么重形重色。于是,我学着意大利人的样子,把面卷起,送入口中。“嗯,真是‘面’不可貌相哦!”我转脸向朋友称赞道。身边英俊的服务生开始给我的面上洒cheese粉,一勺,两勺,三勺……他不时地抬头对我微笑,我也还以微笑。他的笑容和午后的阳光一样温暖,鬈在耳际的头发让人想起了广场上那座著名的“大卫”像。直到他的笑容变成了一脸疑惑,一旁说着话的朋友才赶忙提醒我,如果我一直不叫停,他就会一直加下去,那我的意大利面可就变成cheese面了。我不好意思地赶忙示意可以了,“大卫”这才又恢复了笑容,转身离开。

  虽然出了点小洋相,但我品尝美味的兴致不减。边吃边聊中才知道原来最好吃的Spaghetti不在这里,而在朋友自己的家里。意大利人都认为,自己妈妈做的Spaghetti才是最好吃的。原来恋旧而艺术的意大利人,对饮食文化就如同对自己的城市风格一样,固执的保留着自己的城市几百年不变,就如同他们始终相信Spaghetti只有妈妈做的才最美味。

  普吉岛

  留恋“冬荫功”汤

  东南亚海啸的那几日,我刚从普吉岛回来。心有余悸的同时,还为那里的旅游业感到不少惋惜。普吉岛的确是一个值得一玩的地方。不说别的,单是吃的就足以让人流连忘返了。

  普吉大小餐馆很多,里面也不乏美味佳肴。但我还是最愿意在晚上的时候,到月光洒着的海滩边,觅几个卖风味小吃的路边摊。这两年上海也开了不少泰国菜馆,但是再怎么号称泰国原班厨师、进口香料,也总不如你亲自站在泰国的海边,脚底踏着被太阳晒了一天的温热的沙滩,看着海鲜一个个汆入锅里热气腾腾地跳煮着,要来得激动人心吧。说到泰菜不能不提大名鼎鼎的“冬荫功”

  汤。听普吉岛当地人介绍,这“冬荫功”汤里可有不少好东西,虾、蟹、鸡肉、猪肉和辣椒自不必说,甘草、柠檬、大葱、胡椒、鱼露、生姜作汤底调料,再加上各家不同的香料。最后,齐齐整整装一个炭炉奉上餐桌,就是一道美味难挡的泰国靓汤了。

  在海边玩了一整天,到晚上,我们决定去夜市叫一份“冬荫功”汤解解馋。熙熙攘攘的夜市,满眼都是来这里旅游的客人。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位子,一坐下就直奔主题,点了一份“冬荫功”汤。几道前菜之后,“万众期待”的靓汤就被端上桌了。初尝一口,这汤辣得有些呛人。虽然如此,却忍不住要再吃一口。辣中有点香,应该是一种泰国特有的香料。细细品味之后,还能品出酸辣之外虾的甜味。才吃了没几口,额上背间就渗出细汗来,一阵微风吹过,真是清凉惬意。这时如果再叫一款泰式香茶冷饮,淡纯的味道,和着口中的辣味,该是何等美妙的享受啊。我们埋头吃了一通,一脸幸福地直起身子,转脸看看周围的几桌,他们也都是满头的大汗、满脸的享受。如果在凉风习习时的夜里,喝一碗这样又酸又辣的“冬荫功”汤,真是不错的开胃暖身的好享受呢。

  在普吉岛,除了可以吃到酸辣美味的“冬荫功”汤外,还有许多路边叫不上名字的小吃也别有风味。我想,有了这些风味浓郁的名菜,普吉岛的旅游说什么也再会红火起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